• 课程
  • 文章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首页> 新闻资讯> 学习园地(子站)>详细内容
时光老了

来源:无 发布时间:2017-06-12 作者:xcadmin

收藏

那时候,我曾光着脚丫在这片土地温暖宽敞的胸膛上奔跑。
那时候,乡人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样大的微笑。

风过去,夕阳和麦子的清香气息裹挟而来,几乎让人窒息。
落日沉在未名处,像一张远走他乡的脸蓦然回转,带着浅色的金光。
那是黄昏的功劳。
夕光温柔低调,铺散开来打在脸上,我托腮坐着,怔怔地把目光投向远方。
这片土地,从脚下绵延到立着整齐麦子的田野一直到最尽头与天交接的房屋的冒出袅袅炊烟的烟囱,在我的过往里重复地展开。我在生命的远方消失,可未曾忘却这片土地。我熟悉它纯净温暖的阳光,斑驳细碎的光影,甚至它一寸寸肌肤里流动的血液。在夏夜万籁俱寂的时候,我能听到它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它凝视着明亮的星子咯咯地笑了起来,于是蛙鸣此起彼伏,屋后的竹子摇曳起来。
小时候,阿白,柒柒,六六,我,我们在这里吵吵闹闹大声欢笑。我们爱到屋后的竹林探险,拿着小棍四处敲打着竹干,春日的泥土携着新笋的香气在脚丫上荡漾,“嗯,这根里面大概没有藏珍珠。”六六说,一副颇为专业的样子。阳光透过竹叶间的罅隙留下游弋的光斑,斑斑驳驳,把整片竹林铺盖得温暖明亮。枯叶在我们脚底下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少女在窃窃私语吐露青春的苦恼。竹林边的女贞树探出身子对着河面整理妆容,一群白鹅优雅地游过,水面划出一道一道白色的轨迹。河两旁的树长得高大茂盛,枝叶汇合成拱形,把道路上空罩得严严实实。树枝下的空气飘荡着一种紫色的柔光,侧眼望去,远处的农舍美得像是教堂走廊尽头彩绘拱形窗一样发出光芒。
直到夕阳下沉,我们玩得满脸泥巴才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在乡间路上互相吆喝着约定明天的游戏。
在晚上七八点光景,村口的小店和面馆还开着,水汽从大锅中不断升腾变幻。我喜欢跟爷爷来这里坐会,总能有些趣事。有些有兴致的乡人聚在一起吃小菜,老板拿着大蒲扇摇着,拉过一把凳子也跟着谈天说地,乡人们不时爆发出一阵阵豪爽的笑声。然后夜色渐渐变深,声音也逐渐变轻变淡,与蛙鸣融为一体,最终只留下昏黄的灯淡淡地照亮着归客的路。路旁的香樟交头接耳,勾肩搭背的,拥抱着还亮着的灯和热气腾腾的月光。
星子低垂,他们轻声告诉我,我们拥有全世界最美的地方。

大人开玩笑说,这四个小姑娘好得跟亲姐妹似的。
多年前的我们,好得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紧紧贴着的肌肤冒着夏日的热气。“你过去点。”“不要,没位子了啦。”“别烦了睡觉。”“……”不知是谁提议去屋外看星星,立刻得到了我们的大力支持。于是我们四个在半夜十一点多穿着睡衣蹑手蹑脚地搬了凳子来到了阳台,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哆哆嗦嗦地抬头看星星的模样,脑袋挨着脑袋挤在一起,瞳孔里面映照出璀璨的星光,瞬间直达心底。
“柒柒,哪里有北斗七星?”
“让我找找看,在那儿!佳平哥哥家屋顶上!”
“什么呀,你们看错了,要我说应该在北边的河那边。”
“啊看久了脖子好酸,六六帮我锤一下……啊呀,痛痛痛你轻点!”
由于我们过于欢欣雀跃,这浪漫的事很快就以吵醒大人们被斥责而中断,我们耷拉着脑袋像电线杆上的麻雀。至今我也没分辨出北斗七星的具体方位,只一次参加上山下乡活动在山里过夜时看得很清楚,当时面对着纯净的黑色夜空和其上镶嵌着的铺天盖地的璀璨明星,仿佛张开双臂就可以撞个满怀。下一秒的想法就是要是她们三在这里该有多好,可惜相机正好没电,不能把这样震撼的美景拍下来给她们看。后来便一直思索在故乡没找到北斗七星的原因,大概是故乡的夜不够漆黑吧。
我记得下雨天我们最喜欢的还是阿白家的阁楼,很小又有点破旧,支撑屋子的横梁就在我们头上,走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胆战心惊,但我们却把这里当成捉迷藏的天堂。一般是三个人藏,一个人来找。其实阁楼很小,能藏的无非就只有这么几个地方,但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常常看到对方走过来了就赶紧在同伴的怪叫掩护下转移阵地,现在想想当初的我们真的是特别幼稚,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从发梢到脚趾的快乐却是现在坐多少次过山车都无法替代的。
古旧的老木默默地宽容着我们,把我们的欢笑一点一点刻入骨髓,时光变迁也不会流失。

现在阿白读大一乐颠颠地为未来奋斗,柒柒在备战高考,六六在高二教室中苦读,而我,也逐渐适应了高中的生活。我们为学业和生活奔波着,联系少了,回乡下的次数也逐渐减少,偶尔说起童年我们笑弯了腰却红了眼眶。唯一庆幸的是,我们都还在。
上个月回老家一趟,我惊讶地发现村口的小商店关了,面馆也搬迁了,从前经过时总有大锅氤氲着热气,夹杂着乡人们嘈杂的吃面聊天声,而今夜色下黑洞洞的空无一人的店面像小兽吞噬了过去的一切。听老人说,这里以后要建一个高一点的楼。我问派什么用,老人的眼瞳又变得浑浊,低声说,总归不太好。
岁月,像是神偷,悄无声息地从我们身边偷走了那些我们本该珍惜和玩味的东西。如果时光倒流,我们仍是不能抓住什么,抑不能挽回什么。
毕竟,从匍匐到奔跑,无关生命,无关时光。生命与时间的交际不是凌驾于物象,而是侧耳倾听。而我们真正学会匍匐的时候,只有精神才能回归当初,我们已被时光中打磨,不再是当初的模样。
时光她老了。

 

上一篇:孩子犯错优秀家长只讲八句话
下一篇: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